「皇民文學」的爭議友善列印

類別 文學運動、論爭、思潮、事件 撰寫者陳建忠
係發生於1998年一場攸關如何評價「皇民文學」的爭議,相關的討論一直延續至該年年底。此爭議顯示台灣內部面對殖民文化的分歧態度,是向來關於「皇民」與「皇民文學」議題的再爆發。1937年7月,中日戰爭全面爆發,日本為因應長期戰爭與國防經濟體制的需要,於1938年發佈「國家總動員法」。在台灣,也推行所謂「皇民化運動」,目的就是要把殖民地人民改造成「皇民」。「皇民文學」一詞是在戰爭末期才被日本官方與學者、作家特別標榜,兼具有「讚賞」與「收編」的意味,重點在提倡支持戰爭的文學作品。1998年2月10日,張良澤在《聯合報‧副刊》發表〈正視台灣文學史上的難題:關於台灣「皇民文學」作品拾遺〉,呼籲以「愛與同情」的態度重新正視皇民文學,並選譯部分作家的作品,冠上「皇民文學」的稱號。陳映真隨即在4月2~4日於《聯合報‧副刊》回應,題為〈精神的荒廢:張良澤皇民文學論的批評〉,批評其觀點乃在為皇民文學正當化、除罪化。隨後,彭瑞金、葉石濤、陳千武等分別在《文學台灣》、《民眾日報‧副刊》上表示意見,態度與張良澤較為接近;陳鵬仁、馬森、曾健民、劉孝春則在《聯合報》、《清理與批判》上發表傾向陳映真立場的言論。此外,另外一組在《聯合報》上的論者,則為陳建忠、游勝冠所提出的去除日本或中國殖民文化,建立台灣主體性的第三條路。爭論中,除了主要議題「皇民文學」外,一九五○年代的反共文學、一九七○年代的鄉土文學論戰、以及一九三○年代的台灣新文學,也都在爭議中被牽扯出來進一步討論。此爭議無疑具體而微地呈現了台灣從社會性質到國族定位、文化認同問題的長期糾葛。

瀏覽人次: 9 次